一蓑烟雨 半纸江南

喻乔染,幸得识你。

----------------

典型性瞎写选手。

高三暂退。

【喻文州中心】十八岁

*喻文州个人中心向。

*想努力表现出他的好。


0.

这一天,苏黎世的天空格外清澈。

世邀赛落幕,中国队如愿夺冠。十四人走在机场平坦的水泥地上,拉杆箱的滑轮与地面摩擦的声响掩在了风里。喻文州抬眼瞧见了异国蓝得彻底的天空,又瞥见不远处三三两两笑闹着的队友,唇角便不自觉勾起了笑意。得胜的骄傲并着即将踏上归程的轻松,再添上一路走来的坎坷与欣慰,满满地都在那笑容里。他看着在两天前在聚会上又是哭又是笑此时却是一个个兴致昂扬的人们,又将目光转向了手中攥了许久的账号卡。在他细心保存之下卡面整洁如新,“索克萨尔”四个字还是那样平静地嵌在上面,似乎与七年前没有任何不同。好像他昨天才从方队手里接过它,好像还在十八岁的那年。

黄少天在前面转过身喊了声队长,喻文州才发觉自己已经被落下了一段距离。余下的人配合地立在原地,他快步走上前去,被他收不住热情的副队长拽着笑着向前跑了起来。没有想象中逆向撞来的风,只有些气流将他们两个绕了去。恍惚间似是回到了出道的那天,蓝雨的小副队长拉着小队长就这样跑出了发布会现场,一路回到了战队基地,停下来喘气的空当也不忘抬头看看队徽,想着什么时候拿个冠军回来。

而如今冠军已经拿到了,在全世界面前。

飞机平稳进入平流层,刚刚还互相闲谈着的人们也渐渐安顿了下来。旅途总该是有些疲惫的,虽然回家的兴奋仍在持续刺激着神经。喻文州偏头,发现坐在他身边的黄少天鲜有的安静。或许是在回忆些什么吧。他瞳色偏浅的眸子里盈盈着专注,正对着手上托起的坠有蓝雨队徽的项链出神。侧脸的棱角到底是教岁月磨去了些许,但好在仍像个少年。

仍像那时年少,他们意气风发。

1.

晚高峰的交通状况还是如往常一般令人堪忧。公交车挤在密集车队里艰难前行着,即使按下喇叭也无济于事。喻文州艰难地在挤作一团的人群里拿出震动不停的手机滑动屏幕接通,还未放到耳边就已经听到了连珠似的句子。

“你怎么才接电话啊是不是又堵在路上了?你去的那个地方应该不是很远啊怎么到现在都没有回来你到哪儿了?啊不对我是想跟你说回来之后来队长这里他找咱俩有事,好像是说什么双核宣传拍摄……不对不对你回来之后先过来食堂!今天有白斩鸡我帮你抢到了!哎你那儿听着很乱啊。听得清我说话吗?”

行驶到大路上前面到底是宽敞了些,红灯过后猛然启动的车辆让乘客有些重心不稳。喻文州轻轻扶住差点摔倒的学生,挑了重点内容进行回应。“听得清。还有两站就回去了,之后我去找你。”

电话那头的人大概是放下了些焦虑,开始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着闲篇。电流摩擦传递过来的声音有些失真,在路上车行的喧闹里有些词句也听不太清,虽然这并没有影响到两个人。那边该是有人远远喊了声黄少天,电话被匆忙挂断,而喻文州也终于可以摆脱仍是拥挤的车厢,踏入战队基地的大门。

没有比赛的日子到底是清闲了许多。正式队员们从训练室走出来而不是一遍遍复盘,训练营里的少年们走过宿舍楼前的林荫道,一转眼消失在了门后。几个还算熟络的朋友迎面与喻文州打了招呼,余下的人也略显生硬地点点头。自从那天的三战过后,训练营里上上下下对他改了许多看法,至于改变最大的,还当属现在正迎面跑过来的黄少天。有人问过他为什么前后差别这样大,而蓝雨的未来剑圣毫不掩饰张扬与直率地笑着,只说了五个字。

“因为他强啊!”

在绝对以实力为尊的环境里,他是有资格让别人刮目相看的。

黄少天十分热情地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半拉半扯把他带到了食堂。里面的人已是散了许多,只剩下角落里几个,面前的碗却也早已经干干净净,不过是在享受少年人的欢笑。两个人面对面靠窗坐下,黄少天抬眼看了看时间,又急忙催促起来。

“还好没有凉透。你赶紧吃吧,半个小时之后就要到队长那里。”他一只手撑住半边脸,另一只手也落不得半分清闲,在桌面上敲了起来。仔细听的话,节奏应当是与荣耀里的一段战斗bgm重合的。喻文州顺着对面人的视线瞧了眼窗外,华灯初上的城市,背后是渐近暗淡的天幕。

就好像来到训练营时第一天的傍晚。

那天应当更加晴朗一些。晚霞肆意涂抹着天空,夕阳余晖在天际染下了最后一抹艳色。独身来到训练营的他是没有伙伴的,在人群里穿行许久才选下靠窗的位置。一座之隔的人们有说有笑,而他与他们之间似是筑起了道墙。

“啊请问你对面有人吗?没有的话我就坐下了啊。”一个少年的声音打破了墙壁,他微微点头算是默许,等对方坐下才抬眸打量了一番。

十五六岁还未褪去的稚嫩,却已有了些棱角。站起来的话身高应该算不得出众,骨节分明的手指正握了双筷子。整个人都透着活力的气息,该和自己是种相差甚远的性格。一对眸子倒是明亮得很,奕奕的神采就全从那一处泻了出来。

黄少天。

他知道这个人。魏队在网游里带回来的少年,有着不寻常的天赋,是蓝雨的未来之星,前路更是不必多言的宽敞与平坦。他走在坦途,而自己却还在无尽头的小巷里摸爬滚打,时时为训练营的各种测试而挣扎。

许是看见了喻文州眼中转瞬即逝的暗淡,或者只是天性使然,对面的人主动和他搭了话。

“以前没见过你啊……新来的吧?是不是觉得训练营特别难特别累啊。不用担心的,一开始的考核过了至少说明是有实力的,后面跟着训练一定没问题的!说不定哪天咱们就是队友啦。诶对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是……”

喻文州沉在心里的那抹深色在这份热情下淡了不少。他认真听着每一个字,时不时给些回应,一个人的孤独感此时已是消失殆尽。他看看窗外,已经黑得彻底的天似乎也不再令人消沉,前路似是有了一点点光。

当时的情景与现在交叠,喻文州看看对面的人,又瞧瞧窗外的夜色,唇边不经意间泛起的笑就映在了玻璃窗上。

2.

“你俩再站近一点!对保持别动!看镜头!好再到那边去!你手里的剑横过来!”

摄影师傅中气十足的声音冲破摄像的小屋,黄少天被震得有些恍惚,刚刚还紧握的剑却是颤了一下险些滑了出去。喻文州连忙用权杖抵住,在身边人感激的目光里按照指令行事。

于是小剑客单膝着地,手中横过同他身高一半相当的冰雨,盔甲在白炽灯下闪烁的光倒也耀目。身后的术士稍稍拨开遮挡视线的银色长发,权杖半握微有倾斜,额头上的六芒星清晰可见。两人背后的黑色幕布确是压抑了些,但好在灯光渲下一层浅色。

再一个镜头是二人侧身抵背而立,剑客青锋倒提视线偏转,眸子里淌出半分狡黠。术士的权杖堪堪偏到队友身边,因风而起的鬓边长发下掩了对半阖的眸子,左手虚握抬在半空,只差了一盏磷火与周身的暗紫光华。

折腾了约莫一个上午,两个人才被告知可以休息了。初夏的天气的确是热了些,黄少天把自己扔进沙发里一把扯下头上的假发,另一只手扇动些聊胜于无的空气。他抬起清亮的眸子,看着摘下兜帽的术士,伸手一用力把他拉到了身边。

“这把剑还真的是不轻的诶他刚刚居然还让我横过来!热死人了啊这个鬼天气还要穿得这么厚。诶你热不热啊我看你这个衣服……哇塞这么夸张啊这么厚真的热不死人吗?你要不要去哪儿喝口水?”

喻文州也摘下了银白色的假发,起身端回两杯备下不知多久的水。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又一次亮起,初中同学的备注名出现在屏幕上。他还没来得及接通对方就挂断了电话,他才发现一上午竟是多出了三五个未接记录。

“抱歉,上午有事没有接到电话。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喻文州点头示意了一下队友,便拖起长袍走到一旁。

“是这样……就下周末有一个同学聚会。毕业之后大家也有一年没见了就像聚一聚,你有时间吗?你们那边的事情我也不太懂,实在不方便的话就算了。”电话那边是初中的班长,是个很和善的姑娘,喻文州对她的印象一向很好。这姑娘意识也算得上开放的,当初他以全班第一的成绩来训练营报名时,她却是不像其他视游戏为洪水猛兽的人,微笑着给他送上前路的祝福。

如果不是来到训练营,他此时应该坐在教学楼明亮的教室里,认认真真写下复杂的公式,在考前紧张复习,再通过高考进入更高的学府。

但如果不是来到训练营,他就不会走过一路风雨与艰难,闯过一个个险滩,推开明朗阳光下的大门。

“好的,时间地点定下之后发给我就好。”喻文州又和她聊了几句才回去,入眼便是刚刚喊着热到虚脱的人此刻直接趴在桌角,正一副委屈的样子。他有些好笑地过去准备拉人起来,不经意地瞥了眼对方手机里的信息。

“中午回来收拾东西,搬宿舍。”

他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这个人眼里都是绝望。想想他平日里懒得规整物品随处乱扔的散漫性子,再加上墙壁上几乎快贴满了的战队海报,估计下午又是一番恶战。他轻笑出声,招来了对面人一记白眼。

正午的阳光钻进来,就这样洒了满室。

3.

喻文州翻出手机,又确认了一遍班长发过来的时间地点,才小心地推门而入。

对于校园他已经远离许久,再小些的时候也从未有过类似的聚会。他思虑再三,还是穿上了初中学校的校服。黑色是主打的颜色,又缀着一段白色的宽条纹,在当时看来有些超前的成熟,现在却是正好。即将进入青年时的他面上的线条硬朗了些,眉目间也添了几分英气,气质却还是文雅的,配着终年挂在唇边的浅笑,也难怪进去的瞬间有姑娘低呼一声似是泛起了红晕。

班里几个男生见他过来就把他拉入了小团体,急着问他有关训练营的事。另几个只是远远地看着,在有些暗的光下看不清神情。朋友之间不需要虚情假意的套话,几个人随意聊着天倒也是不亦乐乎,时间也在不经意中流逝。

“蓝雨战队那里审核什么的是不是特别严啊?就你去的时候五班也有个人去了,不几天就刷下来了。”男生翻出聊天记录,满屏的哭泣表情。

“就怕他也是不几天就刷下来了。”远处传来个轻飘飘的声音,尾音上扬颇有几分嘲笑的意味。“这个夏休期就要过了,不能出道的话还得等一年吧?或者是……被刷下去?”

气氛陷入凝固,当事人却是没有想象中的愤怒。这个人从初中开始处处针对他,虽然他并不知道原因。而听说他放弃学业跑去打游戏的时候,这种刻薄却是加倍的。他没有猜测过缘由,也认为没有什么必要。这世界上的人形形色色,自己也不可能靠着什么光环让每个人喜爱。喻文州晃了晃杯里的果汁,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语气里听不出任何礼节之外的情绪。“是啊,你说的没错。” 他还是维持着礼节上的微笑,眸子深处的那潭水却有一瞬间的闪动。将杯中饮料一饮而尽,玻璃杯与桌台碰撞发出声轻响。有人过去低声呵斥对方不要破坏气氛,也有人在人群中偷眼看着他的反应。

“那么,就日后再见吧。”

喻文州一笑,消失在门外的夜色里。霓虹灯炫目的颜色染下靠近地面的天空,入夜的风到底是凉了许多,不过好在不远处的灯光还是温暖的。

许久以后黄少天听他说起这事的时候满脸愤懑不平,问他为什么不当时就插上账号卡虐翻对面。而他也只是笑着摇摇头, 钢笔在纸上沙沙写下比赛的战术分析。

而在他离开的同时,场内也炸开了一声喊。

“蓝雨官博有消息了!”

刚刚剑拔弩张的气氛散了干净,男孩子们纷纷围了过去,或是拿出自己的手机。谁都知道自从这次蓝雨失利没进季后赛之后,连官博上的消息都稀疏了许多,除了定时问安互动之类的,再没有其他的内容。

手机屏幕亮闪闪的。这次信息倒是没多少,只有一句话加上一张图。

@蓝雨战队_V:

蓝雨双核。发布会见!

图片上的两个少年应该是在cos什么人物。后面的那个术士不出意外是索克萨尔,只是前面的剑客眼生了些,不过现场还是有人推测出应该是训练营里黄少天的账号卡。毕竟是战队最耀眼的星,算算年龄也够了十八岁,出道应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有人放大了图片,大家才看清楚银发术士旁边的小字。

蓝雨战队,喻文州。

4.

 

发布会在夏末如约而至。清早的天散去了迷蒙,飘动的层云清晰可见。许久没听过的鸟鸣声在此时更显动人,不知哪儿飘来的羽毛埋进了大楼的阴影中。喻文州看着面前的长枪短炮,视线与记者们的交会。黄少天坐在他的身侧,项链上坠着的蓝雨队徽在灯光下闪着金属光泽。

 

负责人掐算好了时间,点头示意发布会开始。在场的记者们显然都是富于经验的,一开始并没有抛出什么有价值的问题,倒像是许久不见的老朋友间的寒暄。

 

但蓝雨和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良好的关系。战队成立以来不是没有交好的记者,但也不足够填满这间屋子。喻文州面上始终挂着礼节性的微笑,先前几个问题有些是他自己以最官方的形式回答,也有一两个是身旁的人开着玩笑过掉的。并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他心里清楚,这场发布会,本就不可能是毫无波澜的。

 

如他所料,这群人并不打算给这位新人队长以任何怜悯。首先是一位年轻的女记者站了起来,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喻队您好,我想请问,蓝雨战队这次做出的人员调整,是迫于无奈还是战队早有规划?”

 

“战队做出的决定自然是意有所指的,至于迫于无奈,我不认为蓝雨已经落魄到这个地步。它还是一支新生的力量,我相信这支战队具有的生命力。”

 

场上的人们沉默了两三秒,似是没有料到还没有接触到正式比赛的新人可以做出这样的回复。黄少天看着左侧的队长,这种认真的神情以前应该是见过的,却又好像锋利了一些。他看见那个人表面是毫无漏洞的平静,但眼底一闪而过的锐意还是被他捕捉。仿佛是一个缓缓吟唱咒语的术士,那轻得能淌出来的唱词却能召唤出缭绕火焰的尖锐箭矢。

 

女记者坐下去,其他汹涌而上的问题却是接连不断。

 

“最近网上一直在谈论有关蓝雨战队青黄不接的问题,请问喻队对此有何看法?”

 

“双核的宣传从发布开始就备受关注,这是战队在战术方面的调整吗?对战队的整体风格有什么影响?”

 

“首先祝贺喻队担任蓝雨战队的队长。但是我们从其他渠道获悉,您好像在某方面有着弱点。那么战队整个布局会围绕这一点展开吗?战队前景是不是如传闻所言不容乐观?”

 

喻文州双手交叠置于身前,认真记下每一个问题并及时进行回应。他的声音并不能大到盖过喧嚣,却是清澈而有力,似是有种让环境重归安静的特殊力量。他微微垂下眸子,一瞬间的恍惚之时想起了许多。他想起了刚来训练营的那个下午,明亮的阳光洒落驱赶开清早的薄雾;他想起了第一次考核过后,独自一人加练时窗外的月色相伴;他想起了一次次成绩张贴出来,他坐在宿舍里望着望不穿的暗夜思考着前路所在;他想起了身边无人理解时的冷漠与嘲笑,想起了努力过后迟迟等不到收获的无助与颓唐,却也想起了队长给他的账号卡时的托付,想起了朋友的鼓励与天边曙光,想起了阳光下蓝雨队徽闪着的光华,想起了不久之前的刚刚他第一次穿着蓝雨队服,走过狭长的走廊,面对着大大小小的镜头说出心中所想,想起了不久之后的未来他将与这支战队一道披荆斩棘,冲破一切禁锢前方的阻挡,追寻属于他们的荣光。

 

“那么最后,我想说,就请让比赛来见证吧。”

 

喻文州起身离席,自那条长廊返回,一推门便是正午灿烂的阳光。光下的他染下层浅浅的金色,身后的影子直直打到几步之外。一缕光在他眸子深处投下了影,身边的大路上行人寥寥,少年人远远望着战队基地的方向,唇角畔泛起的弧度足够将世界点亮。他忽然很想伸出手,像问候一位老朋友一样,说出那些积在心中许久的话。

 

你好,蓝雨战队。

 

你好,职业联盟。

 

你好,十八岁的夏末。



——

用了很久去想他是一个怎样的人,也用了很久希望表现出心里他的样子。


有着超出同龄人的沉稳与冷静,执着,努力,认认真真,温温和和。月光或许更符合他的气质,是温润的,平和的。心里有着不输于任何人的对荣耀热烈的喜爱,锋芒是有的,就藏在表面之下。


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啊,很有幸没有错过。


那么,十八岁生日快乐,喻文州。

评论(3)
热度(16)

© 橘生淮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