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蓑烟雨 半纸江南

喻乔染,幸得识你。

----------------

典型性瞎写选手。

高三暂退。

【喻黄】初夏

#部分梗源网
#大概想表达一种“喜欢的人在阳光下”的感觉
-

1.

        他们第一次的见面,是在一个初夏时节晴朗得有些过分的午后。

        学校临时被征用为考场,学生们因此有了难得的一天休息时间。黄少天漫无目的在街上游荡着,从一个地铁站到下一个,从环路到了市中心。热烈的阳光毫不遮掩,灼灼的温度似是提前进入了盛夏。他抬臂掩了掩刺目的明光钻入树荫,一偏头却瞧见斑驳下的另一人。

        那人约莫是同龄的,面上温和而不失礼节的微笑给他添了几分稳重。灿灿的阳光染上他半个面颊,细碎的阴影打下来点缀了素色衬衫。打理得当的中分下是对深潭一样的眸子,因为对方突来的转身而闪了一丝讶然。

        好在他是个很懂得处世的人,在气氛还未凝固得完全之前上前一步晃晃手中字条,简单斟酌了词句后问话出口。

       “同学你……知道这里怎么走吗?”

        男生的声音干净明透,强弱也拿捏得极有分寸,不冒失也不过分疏离。黄少天对面前人的好感平添了几分,配合着他的动作仔仔细细看了那略显潦草的字迹,很自然地绽出抹笑。

       “嗳,我家刚刚好也在那个地方,我带你去吧。”

        于是两人并肩而行,穿过街角里巷,踏过阳光染下的路,背后衬着如洗的天。黄少天本就善谈,性格也是热情得很,一路上给身边的人介绍着沿街大大小小的店,倒也不是寂寞的。

       “……对就是那家店,我前些天来过这里,菜虽然没几样但还是蛮好吃的。还有那儿,晚上会有卖盒饭的出来,价格还不错。诶对我听你说话不是本地人啊,总不会是来这里旅游的吧这可是上学的时间。转学来的?要是到我们学校咱们就是同学了啊,没准能到一个班。啊这都快到地方了我还没介绍过自己,我叫黄少天,少是少年的少,天呢是天空的天。你叫什么啊?”

        街边绿灯由红光替代,二人自然停下了脚步。身旁的人理了理背包肩带,一弯眸噙起丝温和的笑。阳光将他的深色短发镀了层暖色,将那份笑意捎至眉角,再一颤又入了眸中满溢了出来。

       “喻文州。文字的文,九州的州。”

        直到喻文州跟着他一起上楼并停在他的对门,黄少天才反应过来这个眉清目秀的人是他的新邻居。他看到对方屈指在门上轻叩三声,继而迈步而入,还不忘偏过头礼节性地与他道别。

        时至今日,黄少天依旧能记起,他即将掩于门后时眉眼间淌出的那缕温存。

2.

        初夏的天气本就带了些燥,有一搭没一搭的蝉鸣却是有些令人生烦了。清早算不得冷,却到底是个能让人清醒的温度。街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黄少天骑着自行车左冲右突总算是勉强挤到了人流的前方,时不时抬腕看看时间,下一秒又忽地加起了速。

        一定是人老了记性不好,不然怎么会到深夜才想起来自己落了一项作业呢。他这样想着,一边用出了全部力气不管不顾地加速骑行,总算是赶在早读铃声之前跑进了教室。

        十五分钟,很好,比起往常快了不少。

        黄少天手忙脚乱地翻找起作业来,一科一科整理好了逐次交给站在讲台上嘶吼的课代表。学生们的情绪在这个季节也总是浮躁的,教室里一时间充斥着杂乱的说话声。

        而总有人是能让他们安静下来的,比如此刻走进来的班主任,和跟在她身后的一个眉目清浅的男生。

         ……不对,我好像认识那个人。

        黄少天看见男生环顾陌生环境时,在自己的方向停了下来,露出抹笑。大概是因为看到了熟悉一些的人,得了些许安定。之后的程序无外乎是自我介绍,再为他寻个座位。班主任随意指了个靠窗的位置,刚刚好与自己的位子成对角线。

        浅夏的灿烂光辉肆意涂抹着桌面,跌碎后又融进了周遭地板中。深色的木制桌椅与古树颇有几分相似,只缺了些翠叶摇缀。桌上与桌旁的一切都笼着层淡淡的暖光,喻文州伸手触及桌面,莫名的温暖忽地绕上了心头。他回头瞧见正和他打着手势的黄少天,唇角无察觉地上扬了几个角度。

         他想,从现在起他该是收获了两份阳光。一份来自窗外,另一份来自教室的另一端。

3.

        近乎理所当然地,喻文州成为了黄少天放学路上的唯一旅伴。黄少天向来在班里是一呼百应,他是不缺少朋友的。和喻文州结伴,一开始只是单纯出于顺路的考虑。

        是的,一开始。

        黄少天近来觉得有什么不太一样了。半年前他们因为关系出奇的好,被班里的小姑娘组了cp,天天想方设法挖一些他俩的糖。这本来也没有什么,直到他发现他开始格外留意类似信息,开始喜欢别人论述他俩的好,开始在一个人的时候习惯性地去找那个人,开始格外排斥孤独与寂寞。

        他开始觉得,如果他俩真的在一起,就这样过了这一生,该是件绝佳的事。

        这种朦胧不清的感情总会让人变得小心翼翼。黄少天知道他该确认一下,却不知道找谁确认,怎样确认。身边的朋友调侃他是不是谈恋爱了,班里的姑娘们吵吵嚷嚷着说他俩又发糖了。于是他只得把情感藏在心里,藏得久了大概也就明晰了。

        但他忘了,自己的视线总会落回到某个人身上,情感也就藏不住了。

        喻文州此刻坐在窗边的座位上,正捧着本不知名的书在看。阳光落下来,堪堪洒了他全身,将他半数发尾染了层金。他的坐姿算是规整的,只轻倚在靠背上,整个人透着种淡然。似是察觉到了什么,他骨节分明的手顿在了书的一侧,却是一偏头绽出抹笑来。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眉目间的温柔,怎么能那样不着痕迹地流露。

         ……简直是犯规。

        旋转到自己面前停下的笔及时阻止了黄少天想过去把人拥入怀中的冲动。碰到身边姑娘们灼灼的目光,他才想起他们好像是在玩什么游戏。他抬手扶了扶额角,将一双眸子掩进了碎发之中。旁边一个与他平日里关系不错的朋友见机凑了过来,用手肘轻碰了他两下。

       “愿赌服输啊黄少。那边的姑娘想问个事。”男生瞧了眼继续看书的人,用手拢住了声音又凑近了半分。

       “喻文州他,是不是脾气特别好,都没有对你生过气啊?”

        黄少天心念微动,嘴上却也不闲着,连声音都不做刻意处理,大有一副拍案而起的架势。“这种问题还用问吗大家都是能看到的。文州他那么好的一个人啊对谁都不错,性格也很好,你们见过他对谁生气吗?还有啊我跟你说……”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喻文州不是不会生气,只是鲜有表现。那个人接近起来很容易,走进却很难。他面上永远挂了副笑,却没有人知道那到底是亲近还是疏离。于是有些事情,到底是他格外宽容还是他本是不满的,也就不得而知了。揣摩不透他的心思,也就不知道他对一些事情的态度。

        比如说,他对于他们两个,到底有没有在友谊之上的感情。

        响彻楼道的上课铃声打断了黄少天的思绪,也迫使着所有学生在老师进班前坐得整整齐齐。他心里忽然生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周末的数学作业他写错了位置,本想着下了这节课再补的,却不料数学老师就在这时推门而入。

        临时换课是正常的,但每节数学课前必查作业。黄少天已经顾不上想别的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课代表把那沓作业交了上去。他真不知道该感叹自己运气好还是坏,唯一一次没写作业就被抓了正着。但他什么也来不及辩解,只得在老师质询的目光中起立。

        但令他始料未及的是,在班里一片低呼声中,教室的另一端又站起了一个人。

        喻文州。

        老师看着两个人,倒也没说什么,只是让他俩放学后留下来补全就是。毕竟这两个人平时在班里成绩也是上游,表现中规中矩,从来没有恶意拖欠过作业。班里同学小声议论了三两分钟,一切又回到正轨。

        下课后黄少天照例走到了喻文州的旁边,很是随意地坐到他前桌的空位上。虽然一起不写作业这件事听来有些不太好,却也像一种莫名的默契,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没想到你居然也没有写作业诶……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说我今天是不是该抽个卡什么的,我就这一回没写,就被查着了。不过也不错,我倒是不用这会儿再着急着补了。但是你这又是什么情况啊?”

        喻文州把一叠卷子摞得整整齐齐,不紧不慢地把它们放进书包里。手上拿着下一节课需要的书,他抬眸正对着黄少天,浅浅的笑意自然而然淌了出来。他微微压低了声音,刚刚好只够对面一个人听到。

       “其实……”

       “我写了。”

        只是不想让你一个人。

4.

        高三的夏天,意味着压力与离别。

        教室里充满着压抑,凝重的气氛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卷子上墨水的气息填满了每一个角落,偏偏今天窗边少了那一束阳光。白色灯管兀自亮着,外面是乌云压城,不多时便听见雨水倾倒而下的声音。

        黄少天手里握着的笔已经在卷子上留了许多道轻飘飘的痕迹,他却还没回过神。同桌也没什么办法,试着拍了他几次,也只是让他暂时控制住自己的笔。好在放学铃声终于响了起来。

       “我说黄少,你一会儿去看看他吧。你现在整个人就像这样。”同桌单手撑脸侧过身子,提笔在纸上画了一个吐着灵魂的小人。“就算是喻大学神闹病请了一天的假,你也不要颓成这样吧。”

       “什么跟什么啊我那是昨天晚上太困,太困你懂吗!作业那么多诶我晚上写到那么晚,今天有点困不是很正常的吗。再说了我还没有孤独寂寞到文州一天没来就无聊得只会走神,我这一天明明都精神焕发的现在是精力用尽了……诶算了算了我不跟你说了,走了走了,明天见啊。”

        黄少天觉得自己没有说谎,最后一节课他不是在想谁,他只是在计划着放学以后的事情而已。

        他匆匆忙忙收拾好书包,拉开门在同桌“你不用解释了”的目光里钻入了外面卷着雨珠的风中。即使穿着雨衣视线也是模糊的,地面积水增大了骑行的阻力。这场雨来得快去得也快,等到他到家的时候天空已是有了放晴的迹象。但他倒是没有觉得再晚些等到雨停的时候再走是个明智的选择。毕竟他心里有个很明确的目的,就是早点去看看那个人,越早越好。

        他知道暗恋是一场有始无终的游戏,也并不打算将这个游戏做到底。黄少天在等待一个机会,虽然他已经等了将近一年。他总觉得这个时候就快到了,也许就在今天也说不定。他现在依然不能完全洞悉对方的态度与感情,但他直觉中却有一份近乎偏执的笃定。他在赌他们两个是夜空中互相吸引的星,而不只是一个人的单箭头。

        他先回家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才去扣响了对家的门。

        喻文州听见有人敲门的时候心里已经猜了七七八八。毕竟在这个时间用着这样的节奏叩门的人,世上可能只剩下一个了。他起身开门,不出所料地看见了黄少天站在门口,也就顺势把他邀请进来。

        夕阳的光不偏不倚,透过落地窗全部打在了进门的人身上。他发色本就偏浅,此时更是融进了暖色的光里。喻文州看见他逆光站定,光与影在他身上留下强烈的对比。最明亮最耀眼的或许就是他的那对眸子了吧,从初遇到现在,他全身上下飞扬的神采,洋溢的青春气息,都是由眸子里的光彩生发,又倾泻而下。视线里的人笑得灿烂,招呼着让他赶快过去。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身上漫漫着的朝气,怎么能如此热烈而纯粹。

        简直是犯规。

        喻文州不被人察觉地眯了眯眸子,思量着现在将他一把拉到怀里算不算是一个最好的选择。走过去的时候他才看到黄少天的视线停在了他桌上的一张信纸上,微蹙起的眉头带着些不便明说的不悦,却又在一瞬间放下。

        那是他写的一首诗,按照类型算的话,该是首情诗。那是他一年前写的了,就在那一天,他突然发现,他好像喜欢上了某个人。那个人有着与生俱来的开朗与活力,就像一束不讲道理的阳光,横冲直撞进了他的生活。

      “以前写的东西,今天有时间拿出来改改。”他不着痕迹地把纸向旁边推了推,“总也表达不出爱恋中的青涩情感……可能是时候找个人谈场恋爱了。”他语气拿捏得恰到好处,带着一丝玩笑的意味,却没有过度明了。

        意料之外地,对面的人扬起抹笑,语气前所未有地认真。那个人凑过来半分,偏过四分之一的侧脸,似是玩笑又带着一点试探。

       “你看我怎么样?”

        喻文州像放下什么一样,又是浅浅地笑着,手上却是一发力将旁边的人扯入怀中。他的唇掠过怀中人细碎的发梢,在额上落下一吻。

        黄少天觉得身边的人该是笑着的,毕竟连他身边的温度都有着分愉悦。这个赌,他该是赢了。他听见那浅浅的声音透过耳膜传入,明明那么低,到达心里却能杨起阵不小的浪。

      “你的话……可能要久一些。”

      “毕竟我用了一年半都没让你知道我喜欢谁,你说你是不是该用一辈子补偿我。”

        阳光正好。

End.

评论(2)
热度(20)

© 橘生淮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