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蓑烟雨 半纸江南

喻乔染,幸得识你。

----------------

典型性瞎写选手。

高三暂退。

【喻黄】锁

#给 @白桦林 的生贺。生日快乐!!!
#原著向_(:_」∠)_
#大概是个双向暗恋的故事。

-

        浓雾大作。

        视线内可触及的只是一片乳白色的迷茫,原本属于森林的苍翠颜色此时被遮了干净。参差的树木时而有树枝垂在身侧,新落的叶子与枯叶混杂,踩踏上去的声音倒是格外清晰。视角上移看到暗淡的天空,柔和得似是将冰雨的寒芒都削减了不少。离开出生点的剑客小心翼翼探着前路,以防被突然出现的咒术打个措手不及。

        这本是夏休期里一次再普通不过的队内练习赛,甚至没有观众,蓝雨战队空荡的训练室里此刻只剩了两个人。可剑客的主人却是专注到了极致,一对澄澈的眸子只顾盯着泛光的屏幕,一心一意操纵角色前进,连扫到睫毛的碎发也不敢分神打理。

        就好像是在刻意抑制下什么思绪一样。

        是什么呢?

        是情爱吧。

        这种异样的情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黄少天已经记不大清了。就像一坛佳酿,起先无异,只在它沉淀得愈加香醇之时,才发觉陷入其中已久,再无法抽身离去。那人的眉目,唇角畔的浅淡笑意,亦或是不经意间倾泻的温柔,都令他甘于沉醉其中。再早一些,或者是现下,他都可以做出了结;但他不肯放手。或许直到退役,那个人也不会知道,他还会一如往常最后唤他一声队长,笑着目送他离开这座城市。

        如此这般,倒也不失为一个上好的选择。

        大概是太过专注,黄少天并没有听到自家队长接连三声的轻唤。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下意识偏头,看到对方脸上略带无奈却依旧温和的浅笑。

       “少天,练习而已,不用这么紧张。”

        温润的声音融化进森林的雾气之中,将他整个人都围裹起来,在心头回旋了许久才渐渐散去。他一反常态地只简单应了一声,便又转了回去。那便自然留意不到,不远处的人面上泛起了的淡淡的笑。

        在心里掐算好夜雨声烦的到达时间,森林里的索克萨尔移动到某一个位置后便原地停下再无动作。趁着这三五秒的间隙,喻文州的视线又落回到了旁边人身上。而黄少天此刻的心无旁骛,更给了他一个少有的观察机会。

        即使身着最普通的队服,也妨碍不到他时刻散出着的阳光一样的活力。挺直的身子隐有前倾的趋势,手上的操作依然平稳迅速。墨色睫羽微微颤动,额发恰如其分地垂下,给他的侧脸平添了几分精致。想来那对清澈的眸子该是烁烁着,再配上他平日里略带张扬的笑容可算得绝佳。午后的暖阳懒懒洒入,笼在他身上更觉耀眼,蓝白之外又添了一层金色。嗯,真适合他。

        如果没有他,不知道自己的生活会是怎样的乏味。青训营里的棱角分明,私下里的滔滔不绝,赛场上的一击必杀,亦或是眼前的全神贯注,都是一样惹人喜爱。他是蓝雨的利剑,是联盟最负盛名的机会主义者,是妖刀,是他最值得信任的人。但喻文州想,他会倾心于眼前这个人,可能只因为他是黄少天。时光把过往每一个阶段都处理得恰到好处,让他们相遇,让他们得以在最好的时间里遇到最好的彼此。

        这样想着,喻文州收回了视线,只是唇角仍是止不住向上翘着。

        黄少天自然没有感受到那束灼热目光的到达与离开,仍是在森林里向前探寻着。冰雨的寒光似是能劈开雾气,他隐隐捕捉到了一丝术士的影子。只是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应对,手下的剑客就已经不再服从任何指令。

        混乱之雨。

        黄少天暗叫一声不好,随即对方下一个咒术已经展开了吟唱。这场比赛的路数和青训营时候与魏老大的那场多多少少有些相似,而对于节奏的把控只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一个控制技能而已,还不至于宣布整场比赛的结果。黄少天在等待一个机会,而这个机会似乎已经出现了。

        或许是由于暖阳照得人心生散漫,又或者是本就漫不经心,本该补上的一个控制技能在衔接上出现了失误。对于这个来之不易的空当黄少天没有丝毫犹豫,夜雨声烦手上冰雨一闪,只一下便脱开了原有的战斗节奏。

        只是这个机会,似乎是有人创造的。因为刚刚还在原地的索克萨尔,转瞬之间已经消失在了浓雾之中。

        再之后,就是正在进行走位的夜雨声烦身下,出现的六芒星魔法光阵。

        六星光牢。

        索克萨尔从一侧转出,与光牢中的人对视。浓雾虚掩着术士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可透过屏幕,黄少天分明看到了一丝意味不甚明晰却暧昧极了的笑。

       “少天。”

        他回头,正撞入对方柔和得快要溢出水的眸中。深不见底的眸子里,盛满了倾尽世间的温柔。

        “我想把你锁在心里。”

        “十秒钟,可以吗?”

        黄少天只是怔怔看着面前的人,这句话也在耳边久久萦着。眼前的人依旧带着浅浅的笑,这样的队长,他似乎见过,又似是从未遇见。一如往常的冷静与温和,只是多了一分小心翼翼的试探。摘下的耳机就直接挂在颈间,大概也不打算再度扣上。

        沉默之中六星光牢已经悄然消散,只是剑客与术士都再没有动作。

        一把扯下耳机,黄少天弯了眸子露出一个灿烂的笑,更胜过身边漫漫着的阳光。喻文州难得因此有了片刻的分神,一时间竟也分不清哪一个才是更耀眼的。反应过来的时候唇上已传来了柔软触感,伴着丝丝缕缕的甜。

        十秒可不够,要一辈子才好。

Fin.

那什么   关于十秒钟    是六星光牢的技能时间_(:_」∠)_虽然文苏在说话的时候大概十秒钟已经过了(x)

评论(4)
热度(31)

© 橘生淮南。 | Powered by LOFTER